您的位置:首页>>2006年>>校友风采>>新闻 将本站设为首页

奋斗在大兴安岭的林业标兵

-----记我校校友、新林林业局碧洲林场高级工程师张美钧

 日期:2006-10-23 16:06:38    作者:孙林书    来源:   编辑:翟荣惠 

      张美钧1965年毕业于林学系,当年与同窗恋人林淑云响应党中央关于开发大兴安岭林区的号召,主动提出到刚刚开发建设的大兴安岭林区工作。大兴安岭林区条件艰苦,冬天气温最高摄氏零下4度,最低在零下53度,气候寒冷,素有“高寒禁区”之称,住的是帐蓬房,吃的是红高粱,睡的是小杆床。张美钧埋头苦干,不动摇,认定大兴安岭是自己的家园,要在这里一直干下去。他始终牢记周总理“越来越多,越来越好,青山常在,永续利用”的嘱托,结合生产实际,围绕使更新跟上采伐这一重大历史课题,进行着矢志不渝的探索和研究。在新林林业局碧洲林场一干就是33年。
      在长期的科技营林实践中,他认识到,要使更新跟上采伐,必须采取人工更新和人工促进天然更新相结合的办法。但是,人工更新花费的人力、物力、财力较大,恢复森林资源速度慢。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他从1975年开始,对不同林型、林冠下种子发芽数量进行了测定。在1980年提出“机械促进天然更新法”。采取这种方法,不仅省人力、物力、财力,而且加快了恢复森林资源的速度。在5年的艰苦探索中他亲自和夫人林淑云从600多米高的山坡上背样土,在苗圃精心搞实验。他带领职工采用这种方法更新了18万亩林子,现在大兴安岭的腹地上已经展现出勃勃的绿色生机。
      过去,大兴安岭林区苗木越冬,通常采用“沙藏苗木法”,由于取沙困难,成本高,不卫生,容易引起病虫害和损根,导致成活率低,这个问题困扰着张美钧。1982年冬天,在带领工人抚育幼苗时,偶然发现厚厚的雪层野生植物“雅格达”竟能保持冬眠状态,他马上联想到:如果树苗采用雪来贮藏,不也能保持湿度和恒温吗?于是,第二年初冬他开始了雪藏苗木实验。碧洲林场在大兴安岭的北坡,10月末的温度已达到零下摄氏20度,搞雪藏苗木实验, 还要在离地面2米多深的苗木窖里进行。苗木根先水洗,再撒上一层雪。连续好几个小时,手冻得不打弯,他还有风湿性关节炎,腿痛得都睡不着觉。“雪藏苗木法”,试验成功了,它比“沙藏苗木法”减少损失15%左右。碧洲林场每年平均要贮藏苗木1800万棵,采用这种方法节约苗木27万棵。16年来,累计为林场节约资金3千万元。
      由于受到春旱、夏涝、冬天冻林“三害”的影响,大兴安岭林区人工造林成活率一直很低。为攻克这一难关,张美钧从1977年开始,经过10年多的反复实验,提出“三防整地造林法”。在10年中为了掌握第一手材料,他经常骑自行车到离家15公里远的造林地进行观察实验。他每天早上5点上山,中午靠在山上,啃硬馒头。为了掌握苗木的生长规律,他每年有十几块实践地,每块样地用镐刨100多个60厘米长、40厘米宽、25厘米深的植苗穴,每年刨穴1000多个,10年共刨穴1万多个。手经常磨出血泡,至今双手还有厚厚的劳茧。“三防整地造林方法”的应用,使碧洲林场造林成活率提高了30.5%,保存率提高了32%。碧洲林场有座山过去叫“光秃山”,1981年采用“三防整地造林法”,在这座山上栽的400多亩樟子松,现在已经郁郁葱葱,最高的树木长到4米多高。现在那座“光秃山”,被改成称“凤凰山”。张美钧创造出的“三防整地造林法”被曾任林业部部长的高德占肯定,赞扬说:“‘三防整地造林法’很有价值,可在北纬50度以北推广,在吉林,内蒙等省区推广应用。”
      经过长期的探索和实践,张美钧先后研究出“樟子松直树造林法”、落叶松无性繁植、“塔头方育苗造林法”等10多项重要科研成果。他所在的碧洲林场在1990年实现了更新跟上采伐,森林覆盖率达82.1%。
      大兴安岭林区木材种类单一。为了调整树种,调整林木结构,提高经济林比重,国家从1981年开始,进行为期4年的引种小兴安岭红松实验。由于大兴安岭纬度高,气候寒冷、干旱,不适宜小兴安岭红松生长,实验没有成功。
      移植西伯利亚红松是一个重要的科研项目,它不仅可以改变大兴安岭的木材结构,更有经济价值。西伯利亚红松被称为俄罗斯的国宝,是欧洲大陆寒温针叶林带著名的成材林树种;树势高大,耐严寒、水湿、不怕旱、适应性强,有很强的生命力。
      1992年初,东北林业大学开始立项引种西伯利亚红松的科学实验,并把碧洲林场作为试验点。刚刚听到这个消息,张美钧非常激动,知道大兴安岭生长红松有希望了。1992年春天,他与东北林业大学三位教授合作,开始了引种西伯利亚红松的实验。张美钧和夫人林淑云进行精心试验。在长达5年时间里,他进行了树种育苗实验,苗木造林实验,不同海拔高度适应性实验等,苗木成活率达到100%。现在,在碧洲林场5块地栽种了5000棵西伯利亚红松,最高的达52公分。在苗圃培养的65000棵幼苗也长势良好。经过俄罗斯专家和东北林业大学教授实地考察认证,西伯利亚红松可以在大兴安岭“安家落户”了。
      试验成功了。张美钧想,同小兴安岭红松一样,成林需要80到100年,30年才能结果。为了缩短这个时间,他查阅了大量的技术资料,了解到如果用5年到10年生的樟子松与西伯利亚红松嫁接,嫁接后的红松,不仅有西伯利亚红松的耐寒、出材率高、经济价值高等优点,同时,还保持樟子松的耐干旱、瘠薄的优点,更适应大兴安岭地区气候和地理条件,而且8年时间就能结果。这样,可提前20年在大兴安岭林区大面积播种西伯利亚红松了。
      新林林业局和碧洲林场党政领导很重视引种西伯利亚红松实验,拨款4万多元支持张美钧和东北林业大学的专家一起到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对红松实地考察。1996年4月13日,张美钧同东北林业大学专家踏上异国的土地,在新西伯利亚考察了36个日日夜夜。他顾不上观赏异国的风光,也顾不上拍张纪念照,而是把有限的珍贵的时间都用在考察上。在考察结束的前一天早晨,张美钧起得特别早,他到了红松林,整整一个上午,采摘了1502棵枝条。他要把这100多公斤重的枝条全部背回祖国。红松枝条需要做低温保鲜处理,他花高价从卖冰棍的老太太那里买来冰块放在枝条里,然后,用牛皮纸包好,再用买好的大棉被打成三包,在随团同志们的帮助下, 背着对大兴安岭未来的绿色希望,踏上归途。
      在9天8夜的漫长旅途中,张美钧请列车员把枝条放在车厢下面铁柜里保管。在5次中转中,都请科研单位帮忙把枝条冷藏起来,有时忙得连饭都吃不上。他只有一个信念,不管多难,也要把枝条背回祖国,背回大兴安岭。
      4月30日早晨,张美钧终于回到了碧洲林场。他下车后,已经累得疲惫不堪了,可他顾不上回家休息,赶紧找来一辆手推车,和夫人林淑云一起把三包枝条送到6公里外的林场苗圃地窖里。从山东来的大女儿认为爸爸出国一趟,就问他带回来些啥好东西。他对大女儿解释说:“爸爸这次出国,什么也没给你们买,实在没有时间……”可女儿哪会知道,他爸爸背回来的是三大包比金子还要贵重的红松枝条。
      1996年5月,张美钧和夫人开始在碧洲林场苗圃和西山上进行西伯利亚红松嫁接试验。为了便于研究,他俩给每颗嫁接的苗木做上标记牌,还用洋木枝条把一棵棵树苗遮挡起来,像照顾孩子一样精心保护着幼小的树苗。10月下旬的一天早晨,张美钧看到下大雪,就顶着风雪,直奔西山实验地,雪花打在他的脸上,像针扎似的难受,在爬到半山坡时,由于雪滑,他摔倒了,左脚扭伤。为了不使嫁接苗木脱落,用手小心地将雪一层层扒开,使苗子完好无损,但从此他的手和脚却落下毛病,每到阴天下雨就麻木疼痛。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张美钧和夫人的精心照料,他嫁接的1500棵苗木,一天天茁壮成长起来,共成活1250棵,保存率83.5%以上。目前嫁接苗木长势良好,嫁接获得成功。
      东北林业大学的专家们经过考察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些第一代嫁接的苗木,8年后生长会加快,枝叶繁茂,用它们的枝条进行第二次嫁接。8年后碧洲林场就会成为我国唯一的西伯利亚红松基地。张美钧引种西伯利亚红松成功,对大兴安岭调整林木结构做出重大贡献。对实现兴企富民强区战略任务的大兴安岭人来说,西伯利亚红松的引种成功不仅使他们看到了大兴安岭林区的未来,更增强了他们为之努力奋斗的信心和力量。
      33年来,张美钧把全部的心血都奉献给了这片大森林,谱写了突破高寒禁压大兴安岭精神的“颂歌”。
      30多年来,张美钧先后荣获国家、省、地区各种荣誉称号40多个,是享受国务院和省人民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张美钧常说:自己是学林的,就应该在林区干。干了点工作,领导和群众都看到了,什么荣誉称号都给我了,但我总觉得自己干的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