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2006年>>校友风采>>新闻 将本站设为首页

校友王辉


 日期:2006-10-9 17:19:32    作者:翟荣惠    来源:   编辑: 

      植保学院建议我采访一下六八届校友王辉,她在农业部中国乡镇企业总公司担任主要领导多年,现任中组部全国党建研究会农村委员会副主任,而她事业的起点是在垦利县的农村。那天在泰山饭店一见到王辉,就被她的睿智、干练、幽默和乐观所吸引。听她讲自己的经历,我充满好奇。
基层做奉献
      1964年来到山东农学院上大学时,王辉就是班里的班长,并很快成为班里仅有的两名学生党员之一。她说,十多岁考初中时,她就是一个人从青州坐火车辗转去的博山。上高二转学回青州一中,也是自己忙活的。她的父母都做行政工作,特别忙,而且那时候的人都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根本没有时间也想不起来管孩子。自小独立、好强的王辉上初中、高中时一直是班里的团支书,高中阶段同时兼任初中的少先队辅导员。上大学后,她对植物保护专业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心想考病毒专业的研究生,工作能力也得到了充分发挥。
      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到来,粉碎了许多人的梦想。1968年毕业时,正赶上国家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她和几位同学来到当时山东最贫穷的惠民地区垦利县扎根劳动。她说她曾经写过几句话,打趣那时的日子:“小小土屋一土炕,晚上还能看见星星和月亮;外面大雪飘,里面雪花落。”“农学院的学生吃得起苦,上学时我们就常到白马河农场去劳动,所以到哪儿干活都不怕。”王辉说,她的经历一直映现着底蕴深厚的农大给她的能力,对她的教育。
      艰苦的环境让王辉锻炼得更加坚强与成熟。1970年,她被调到了垦利县革委会政治部任通讯干事,以后又相继担任县委常委、县团委书记、县委宣传部长等职。“文革”临近结束,大学毕业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1976年,王辉开始担任山东省妇女联合会办公室主任。
商海勇搏击
      王辉说,她本来是个不愿把工作换来换去的人,但是从小和在学校受的教育,“我是党的一块砖,人民用,人民搬”的自我认识理念,让她对每一次工作安排都认真服从。1978年,郝建秀出任纺织工业部副部长,王辉被调到北京任副部长秘书;两年后王辉来到农业部乡镇企业管理总局任处长。1982年,乡镇企业管理总局撤销,成立中国乡镇企业总公司。1984年,王辉担任中国乡镇企业总公司副总经理。1985年,总公司作出决定,让王辉前往深圳九州公司任总经理。
      对这个任命,王辉说,她一度很矛盾,因为儿子那时才八岁,丈夫在部队,自己去的又是充满了金钱诱惑的深圳,不少好友劝她别冒这个险。但党员的责任感让她别无选择,这一南下就是十多年。
      那十多年,正是中国经济腾飞的时期,作为国有企业的总经理,王辉不停地跟外商谈生意,也跟下海的共产党人打交道,大笔大笔的资金从手底下流过,然而洁身自好的王辉没有为自己留下一点方便。“那时的诱惑真是太多了!”王辉说,先后有几个外企公司的老总劝她加盟自己的公司,给她可观的股份。“我如果接受的话,现在恐怕也有上亿资产了。”几年前其中的一个老总在北京见到王辉,发现她还住在仅有五六十个平方的纺织部宿舍里,直替她惋惜。但王辉说,她自己一点都不后悔。因为她为国家、为中国乡镇企业总公司创造了巨大财富。正如她回应一个留美博士、台湾企业总经理“大陆人太穷了”的感喟一样:“我们的口袋里是没有多少钱,但我们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建设了这个建国时一度那么贫穷的国家。”
      “我并不反对为自己挣钱,但要挣得坦坦荡荡。”王辉感言。她经常跟公司职工讲,“你们如果想挣钱,现在国家的政策允许,鼓励自己搞企业,那就离开公司自己干。如果利用职位方便为自己挣钱,那跟偷没什么区别。”她的一个助理,当时就在她的同意下辞职自己开公司,如今公司股票都在美国的纳斯达克上市了,王辉同样为他骄傲。“我们当时不是只顾赚线,更是培养了一大批会外语懂经济善于做贸易的人才。”
浓浓母校情
      王辉说,这次回来,看到学校的巨大变化,尤其是新建的南校区,真的是感觉太棒了。参观完校史展,不由自主写下了四句话:百岁童颜,年华如金,大地丰收,业满华夏。
      王辉告诉记者,她们上学那会儿,学校里没有几栋楼,学生宿舍也是夏天冬天都通风良好的平房。那时的床,就是一个草垫子加一床褥子,所以时不时招来臭虫;冬天的洗脸水里全是冰碴儿。但那样的艰苦给王辉留下的印象却特别美好。她说,那时只要有时间就去图书馆看书,星期天都是在图书馆里度过的,《植物病理学报》和《昆虫学报》更是经常翻阅,逐渐对植物病毒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心想考北农裘维藩教授的研究生。虽然“文革”粉碎了她青春的梦想,但直到现在也特别怀念张之光、孙少轩等诸多名师。
     “记得孙老师那时把玉米螟的卵巢经射线照射后,切成薄片拍成照片研究其中的差异,文章就发在《昆虫学报》上,感觉他特别了不起。我当时去拜访过孙老师,但孙老师叫不上我的名字来。当然,他也不记得其他同学的名字,他只认识虫子。”谈起孙老师,王辉沉浸在自己的温暖的回忆里。
      八十年代初在农业部乡镇企业管理总局工作时,王辉与农大老师又有了一次亲密接触。她负责办的一个全国性的果酒生产培训班就把办班地点选在了农大,讲课老师就是邵宁华。“我后来还把邵老师酿的金黄色的柿子酒送给了山东省委的领导品尝,送给了来访的德国农业部部长一行。真的是想给柿子酒、给农大做一些宣传,也不知有没有起到我希望的作用。那会儿人们对果酒的认识还不是很到位。对了,你认识邵老师吗?她还好吗?农大还在产柿子酒吗?”王辉着急地向我打听着。
      1995年从深圳回到北京后,王辉用很大的精力开始从事协会方面的工作,先后任中国乡镇企业协会常务秘书长、中组部全国党建研究会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工作一直和农村、农业发展连在一起。学校的形象宣传、植保专业的学科发展,她时刻关心着,并有着自己的独特见解。她说,能为母校多做一些贡献,是作为农大校友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