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2006年>>校友风采>>新闻 将本站设为首页

追 求


 日期:2009-6-21 11:23:36    作者:谷红仓    来源:   编辑:翟荣惠 


谷红仓在美国

  每天穿梭于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MIT)之间,心中充满憧憬与梦想,总盼望将来有一天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对社会发展、对人类进步形成一点推动,哪怕只是一点点。年已不惑,心中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脚下不敢有半点停顿。
  作为国际上顶尖研究所—— BROAD研究所的一名正式研究人员,我对自己的工作颇为自豪。BROAD研究所由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及Broad家族共同出资兴建,研究人员一部分来自于哈佛大学及各附属医院,另外一部分来自于麻省理工学院。该研究所的精神综合了哈佛大学的创新、包容与麻省理工的严谨和精密。活跃的研究氛围跳动在研究所的每一个角落,合作的精神在每一个研究员身上都得到了生动体现。如果你在某一领域比较陌生,研究所内部、哈佛大学、麻省理工的专家都会给你最真诚的帮助。研究所所长Eric S. Lander博士是备受世人瞩目的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发起人及重要执行人。基于他在科技界的声望及杰出的领导才能,Lander博士被新任总统奥巴马任命为科技顾问委员会主席。
  自2006年加入Eric S. Lander博士领导的这个团队以来,我有幸参加了多项重大的科技项目。在已经完成的一个子项目中,我承担构建哺乳动物基因组甲基化基因库的工作。通过对干细胞到体细胞基因组甲基化的分析,该项研究首次提出了DNA甲基化与组氨酸(H3K4)成负相关的关系,该发现随后在植物中得到验证。该项研究成果对了解基因表达与调控的机理关系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为此,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及多家专业媒体给予了广泛报道,文章发表不到一年就已被引用百次之多。看到自己作为主要完成人的研究成绩被社会高度关注与认可,心中充满欢喜。
  记得当年刚到农大读研究生时,给我们上《植物生理》的程炳嵩先生常以王国维的治学方略告诫我们,“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由于我是以同等学历身份考入农大(我最初毕业于山东省济南卫生学校,该校现名为山东高等专科学校济南校区),虽胸怀一腔为科学而献身的热情,但专业基础比较差,所以当时需要学的东西是多而又多,常有望尽天涯路之感。有幸遇到植保系的严敦余先生,严先生不嫌弃我基础差,鼓励我从头开始,尽快补上本科课程,并在科研中给我尽心指导。硕士快毕业时,我突然间冒出要出国读博士的念头,严先生非常支持我,但我认为自己的外语水平还需要提高,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在国内下功夫学几年外语再说。我清楚地记得严先生劝告我:“出国是最好的学外语的机会。你为什么非要在家学好英语再出国呢?”可惜自己当年太自以为是,耽误了近七年宝贵的时光,直到1998年参加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GRE)及托福考试皆获通过,第二年由肯塔基大学提供全额奖学金赴美攻读博士学位。
  在肯塔基大学读书期间,我师从国际著名植物病理学家Said A.Ghabrial教授。Ghabrial教授自己是个工作狂,一周七天差不多一直在工作。我深受导师影响,除了学习就是做实验,每天重复着课堂——实验室——家三点一线的枯燥行程。我的努力也给我满意的回报,顺利地拿到博士学位后,很快就在哈佛大学得到了做博士后的机会,两年后又在BROAD研究所争取到现在的职位。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种治学的最高境界,我还没有体会到,也许一生也难以达到,但我追求的脚步永远不会停止。

  短暂的在美时间,我曾与毕业于农大植保系的校友谷红仓有过交流,他工作的环境非常令人向往,他的经历对许多人来说是种激励,他对母校、对恩师,更有着难以忘怀的情感。为此,我约他写下这篇文章。——编者